手機網站 設為首頁加為收藏歡迎訪問云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網站
您的位置:首頁 » 政策法規 » 云南條例云南條例

紅土地上的守望

發布時間:2014-12-30來源:系統管理員

      2000年5月26日,云南省第九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六次會議通過了《云南省民族民間傳統文化保護條例》,這是全國第一個專門針對保護民間文化而頒布的地方性法規。

      云南是全國少數民族成分最多的省份,云南的少數民族文化多姿多彩,底蘊深厚,是云南文化的一大亮點,是全國少數民族文化乃至中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在云南這塊紅色土地上誕生全國第一個地方性的民族民間文化保護條例,有其必然性。

      《條例》的起草過程是嚴謹而艱苦的。由云南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的教科文衛委員會簽頭,省文化廳、省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省建設廳等單位抽人參與,組成起草小組,歷經了學習、調研、論證、證求意見、反復討論修改的過程。我時任云南省文化廳副廳長,分管社會文化工作,作為省文化廳的派出人員參加了起草小組的工作。執筆的重任,由省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的同志親自承擔,其他部門的同志主要是參加每一次討論、論證。

      在《條例》制定以前,我省文化戰線的同志們就民族民間文化的保護、傳承進行過有益的探索,許多鮮活的實踐、體驗,經過法律層面的提煉、升華,融入到《條例》的條文中,作為長期從事文化工作的我,感到無比欣慰。

      長期以來,我們對民族民間文化的創造者、擁有者——廣大民間藝人的生存狀況和社會地位重視是不夠的,他們生活在社會的最底層,千百年來以口傳心授的方式傳承著老祖宗留下的傳統文化。他們有著豐富的民族民間文化知識和令人驚嘆的才藝,但文化傳承環境卻十分脆弱,不少人生活環境堪憂,“人在藝在,人亡藝絕”,令許多民間文化品種、項目走到了瀕危的境地。

   1997年,省文化館有位從事民間文化保護工作的專家趙躍鑫,從美國福特基金會和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美中文化交流中心獲得一筆資助,涉及項目是民間藝人調查。在云南,獲得此類資助用以田野調查和學術研究的項目并不少見,一般都作為專家課題完成。但是,民間藝人調查這樣的課題,絕非個別專家或專家團隊能完成。我認為這個課題非常有意義,出于對民間文化的摯愛和分管社會文化工作的職責,在自己的權限范圍內全力支持了這個項目的實施。時任廳長的賀光曙同志也很支持。于是,我們擬定方案,依托市(州)、縣文化館和鄉鎮文化站,在全省范圍內開展了大規模的民間藝人調查,把一個純學術性的專家課題,以公益性的社會行為有計劃地鋪展開來。從1997年12月到1998年年底,全省社會文化戰線2000余人參與調查,尋訪民間舞蹈、民間音樂、民間美術藝人萬余人。在調查的基礎上,于1999年6月和2000年5月,由省文化廳和省民委命名了兩批省級民間藝人共461人,他們分別獲得了省級高級民間音樂(舞蹈、美術)師;民間音樂、舞蹈、美術師和藝人的稱號。政府部門的認定,極大地激勵了民間藝人的積極性,手工工藝類的一些藝人,在他們的手工作坊里展示自己的命名證書,在自己的作品上刻印上自己的姓名。當時,有媒體稱,云南省為民間藝人“評職稱”。

      我沒想到,這樣的社會實踐,在《條例》制定中發揮了很大的作用。省人大領導非常重視在民族民間文化保護中確立各類傳承人的主體地位。《云南省民族民間傳統文化保護條例》共七章四十條,涉及云南民族民間文化在內容、范圍上的界定;保護工作方針;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的職責;保護與搶救;交易與出境;獎勵與處罰等內容,其中第三章專門規定了民族民間傳承人的推薦與認定。第十五條規定:“對于符合下列條件的公民,經過批準,可以命名為云南省民族民間傳統文化傳承人:(一)本地區、本民族群眾公認為通曉民族民間傳統文化活動內涵、形式、組織規程的代表人物;(二)熟練掌握民族民間傳統文化技藝的藝人;(三)大量掌握和保存民間傳統文化原始文獻和其他實物、資料的公民。”顯然,《條例》對傳承人的界定,已經由我們曾經調查的“藝人”類擴大到了三類,標志著我們對民族民間傳統文化的認識深化了一步。我們知道,任何文化現象都不是孤立的,民族民間文化也是歷史發展進程中多種文化交融、吸納的結果;民族民間文化的根脈,深深埋藏在各民族的原始宗教信仰、人生禮俗、民間知識和各類民間藝術當中;民族民間文化以特有的方式傳遞著各民族的道德標準、人生價值,引導著人們的思想觀念,規范著人們的行為,深刻地影響著人們的世界觀、價值觀。《條例》對三類傳承人的認知,實際也是對傳統文化價值觀的認知,是文化視野的一種開拓與升華。

      我因工作關系,有機會到一些少數民族居住的村寨走一走,接觸一些傳承人,常會因“人”而見《條例》,因《條例》而見“人”,感慨萬千。西雙版納州橄欖壩是有名的傣族聚居地,曼乍村80多歲的波濤空多年來抄寫經文,收藏經書,藏有貝葉刻字的民間故事、傳說等25本,貝葉經《坦尼版納書》四套。孟連縣娜允鎮的波相三曾走遍孟連縣99個傣族村寨,收集整理了大量民間文化原始資料,如:敘說孟連宣撫司28代土司故事的敘事詩;民間禁忌;佛教十大戒律等。我親眼見他用竹筆抄寫、記錄的經文或資料,優美、工整的傣文字體令人驚嘆,就連斷句的符號,也是精心繪制的花朵或小鳥。像波濤空、波相三這樣的民族民間文化傳承人在云南還很多、很多,他們值得尊重,值得推薦與認定。

     2001年在《云南省民族民間傳統文化保護條例》頒布十一年后,《中華人民共和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法》誕生了。2013年,云南省重新制定了《云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條例》,2000年頒布的《云南省民族民間傳統文化保護條例》同時廢止。

      《非遺法》的頒布是我國非遺保護工作的一個里程碑①。云南省重新制定《非遺保護條例》對全省的保護工作也是一次大的推動和提升。我們欣喜地看到,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的法規不斷加強、完善的過程中,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始終處在法律保護的核心地位。《中華人民共和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法》六章四十五條中用了整整三條界定傳承人的條件、義務及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對傳承人應有的支持。《云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條例》七章四十六條中,涉及傳承人的就有七條。非物質文化遺產不同于有形的物質文化遺產,它是一種歷史與文化的積淀,活在人們的智慧、創造、技藝里,在不斷的傳承中延續著生命。它依附于傳承人而存在。尊重傳承人,改善傳承人的生存狀況,為他們的傳承提供必要的條件,是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的要核。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各項法規不斷落實的過程中,云南省先后推薦命名了省級傳承人1016名,國家級傳承人69名。州(市)級和縣級也命名了數千名不同級別的傳承人。這些傳承人得到了黨和政府及社會各界的尊重,得到了政府部門發放的一定的生活補貼,社會地位進一步提高,帶徒傳藝的積極性進一步加強,他們用自己的智慧和才華,不斷為民族民間傳統文化的傳承、發展注入新的活力。

      在傳統農業向工業社會轉型的時期,民族民間文化賴以生存的環境正遭破壞,這些破壞大多來自社會發展帶來的建設性破壞,在城鎮化建設加快的同時,古老的文化遺存正以驚人的速度消亡。云南的一些少數民族聚居村寨,由于歷史和現實的種種原因,較多地保留著民族語言、民族服飾、傳統民居、傳統習俗。這些聚居區,是現代化進程中活態的民族民間傳統文化得以棲息的家園。

      立足于云南實際,云南省在制定、貫徹非物質文化遺產法規中提出以鄉村為基點,設立民族傳統文化保護區。2000年頒布的《云南省民族民間傳統文化保護條例》規定:“選擇有代表性的少數民族聚居的自然村寨,設立云南省民族傳統文化保護區。民族傳統文化保護區必須符合下列條件:(一)能夠集中反映少數民族傳統文化的;(二)民居建筑民族風格特點突出并有一定規模的;(三)民族生產生活習俗較有特色的。”在2013年重新制定的《云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條例》中,“民族傳統文化保護區”更名為“民族傳統文化生態保護區”,納入條例的“區域性整體保護”這一章。該條例第二十八條規定:“民族傳統文化生態保護區應當以保護劃定區域內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為核心,科學制定專項保護規劃,并納入當地城鄉建設規劃。”這一條例的重新制定,既堅持了設立保護區的舉措,又把保護區的建設推上更加規范、更加科學的軌道,讓保護區的建設,在整個城鄉建設規劃中有了自己的位置。

      民族傳統文化生態保護區的建設注重自然生態環境與文化生態環境的協調,強調在特定地域空間里對民族民間傳統文化就地進行保護,對《中華人民共和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法》提出的“整體性”保護原則,是有益的實踐和生動的闡釋。云南省從2003年開始,通過調查、申報、評審等程序,逐步建立了66個民族傳統文化保護區,這些保護區涉及云南的21個少數民族。一個個保護區坐落在云南的高山、河谷、森林里,優美的自然風光、獨具特色的民居、原真性的民族民間文化形態讓他們當之無愧地成為當今民族文化之驕子。在云南萬里茶山景邁山腹地,有世代以種茶為祖業的布朗族傳統文化生態保護區;在美麗的西雙版納,有傳統文化保護與現代旅游發展相得益彰的橄欖壩傣族傳統文化生態保護區;在千里佤山,有生產生活習俗及大規模傳統民居都保存完好,被譽為“最后的凈土”的翁丁佤族傳統文化生態保護區;在雪域高原清澈湍急的尼汝河畔,有沿襲古制,年年轉山祭祀虎神,女人均紡線織布,男人均縫制衣物的尼汝藏族傳統文化生態保護區。2002年,聯合國世界遺產中心曾委派專家考察尼汝村,一位專家吉姆?桑塞爾博士欣然留言:“尼汝——我夢之中國,真正的香格里拉”……社會在發展,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已上升為國家意志的中國發展大格局中,這些鄉村將永遠地成為中華民族精神的家園。

      我離開工作單位退休整整十年了。有幸的是這十年一步也沒有離開過云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省文化廳成立了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專家委員會和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讓我們這些畢生從事民族文化工作的老人退休之后有了個“家”,能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盡一點微薄之力。回顧這十多年的歷程,心里總是裝滿感動,感動于我們的鄉村,感動于我們的傳承人,感動于質樸而又多彩的民間藝術。我相信,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法》和云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法規的指引下,非遺保護的路子將越走越寬,云南的民族民間文化將永葆生命之活力,光照人間。

                                   

2014年12月17日

注釋:①《非遺法》將黨中央關于文化遺產保護的方針政策上升為國家意志,將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有效經驗上升為法律制度,將各級政府部門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職責上升為法律責任。



   【注】 摘自文化部部長蔡武《依法保護,重在傳承

——關于貫徹<中華人民共和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法>的幾點思考》


文章:趙自莊(云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專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云南省文化和旅游廳 云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
云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 通訊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瓦倉南路瓦倉莊143號 郵編:650032 聯系電話:0871-63615136,0871-63622225
技術支持:多彩科技 滇ICP備05008891號
微信公眾平臺
彩票11选5稳赚技巧大全 宜川县| 随州市| 平塘县| 淮南市| 嘉黎县| 桓台县| 卓尼县| 宁都县| 蓝山县| 临江市| 崇仁县| 五家渠市| 海南省| 苍梧县| 彭山县| 鱼台县| 渭南市| 江都市| 资阳市| 西城区| 基隆市| 蒲江县| 黔西| 苏州市| 南通市| 新乡市| 南郑县| 邵东县| 高要市| 方正县| 纳雍县| 竹溪县| 南丰县| 平度市| 金华市| 竹北市| 阜宁县| 班玛县|